最具實戰性的傳武在哪裡?《水滸傳》裡的這幾個細節必須看。

在現在的網路界,「傳武到底能不能打」,已經是個老生常談的日經話題了。筆者在讀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水滸傳》時,竟然發現了很多極具實戰性的格鬥場景,特此整理出來,以此來討論一下傳武的實戰性。

89136fb03579491091444a76270fae23

 

一、綜合格鬥(mma)。第三回:「鄭屠右手拿刀,左手便來要揪魯達;被這魯提轄就勢按住左手,趕將入去,望小腹上只一腳,騰地倒在當街上。」之後魯智深給倒地的鄭屠鼻子、眼眶、太陽穴各來了一拳,打死鄭屠。----戰鬥過程分三步:1.「鄭屠右手拿刀,左手便來要揪魯達」,這是一個典型的持刀捅人的動作,一手抓住對方,一手持刀捅刺;2.不想魯智深是個空手入白刃的高手,搶先抓住鄭屠,然後一腳踢倒在地;3.魯智深施展GNP(地面捶擊,groundandpound),對準鄭屠頭部要害連擊三拳,打死對方。擒拿+踢腿+GNP,想不到魯智深竟然是個mma高手!按照自古以來的原則,魯智深竟然是ufc祖師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b337cddd941c4fd39dc0a97bd3d043e3

 

事實上,書中此類與現在ufc規則類似的格鬥場景還有幾處。比如武松醉打蔣門神。武鬆在打倒蔣門神之後,「武松追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這醋缽兒大小拳頭,望蔣門神頭上便打。」

222fa3c1278a4dc8808a037ff19c78cb

 

在孔家莊打孔亮時,一招放倒後,「武行者踏住那大漢,提起拳頭來只打實落處,打了二三十拳,就地下提起來,望門外溪里只一丟。」事實上,武鬆對於GNP是如此痴迷,以至於景陽岡打虎時,也使用了這招。「武松把左手緊緊地揪住頂花皮,偷出右手來,提起鐵鎚般大小拳頭,盡平生之力只顧打。打到五七十拳,那大蟲眼裡,口裡,鼻子裡,耳朵裡,都迸出鮮血來,更動彈不得,只剩口裡兀自氣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716130b76a084354be6bdbbbd1160294

 

現代綜合格鬥中的GNP技術,是由著名格鬥選手馬克·科爾曼發明的。在這之前的拳擊、泰拳、踢拳、空手道、散打等,都是站立格鬥術,不能攻擊倒地的對手。這其實是違背格鬥的本質的。成書於明代的《水滸傳》中大量的GNP描寫,反映了當時的武術家們對於實戰的正確理解。

63904ef50ccb407db61cb7d1f88bac68

 

二、漂亮的迴旋踢。第二十九回:「蔣門神見了武松,心裡先欺他醉,只顧趕將入來。說時遲,那時快;武松先把兩個拳頭去蔣門神臉上虛影一影,忽地轉身便走。蔣門神大怒,搶將來,被武鬆一飛腳踢起,踢中蔣門神小腹上,雙手按了,便蹲下去。武鬆一踅,踅將過來,那隻右腳早踢起,直飛在蔣門神額角上,踢著正中,望後便倒。……原來說過的打蔣門神撲手,先把拳頭虛影一影便轉身,卻先飛起左腳;踢中了便轉過身來,再飛起右腳;這一撲有名,喚做「玉環步,鴛鴦腳」。這是武鬆平生的真才實學,非同小可!打得蔣門神在地下叫饒。」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505efaa06ae245c288bc3d15e5eafc32

 

這一招,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先假動作誘敵,若敵人撲上來,就一記轉身後蹬擊腹,然後順勢轉身掃踢對方頭部。我們能得出:1.這是個類似跆拳道旋風踢的招式,是轉身後蹬+轉身高掃的兩連擊腿法;2.武松是個反架選手,即站架為右手右腳在前。為何?大家可以試著做一下書中的這個動作,按書中步驟,武鬆在虛晃一拳之後,轉身+蔣門神近身+轉身後蹬踢中,幾乎是在同時發生。在此情形下,如果是正架(左手左腳在前),則有兩種選擇:1.順時針轉,這樣踢出的左腳沒有什麼殺傷力;2.逆時針,極其彆扭,且動作較慢。只有反架做轉身左後蹬+轉身右高掃最順暢。這個動作比較難,所以書中才特意提及「這是武鬆平生的真才實學,非同小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604c11f3171740979bbc45082b11a609

 

三、補刀意識。現在的影視劇中,不論中外,都會出現這樣的場景:主角一刀下去,對手就跪了。然而現實中的械鬥真是這樣嗎?YouTube著名兵擊達人skallgrim專門做了一個視頻抨擊這一現象。事實上即使刺中要害,對手都還有反抗能力。所以真正有實戰經驗的人,在對手倒地之後都要補刀。畢竟,砍完人之後補刀才是王道。

fc3572c3cda9413d968533b838210747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事實上,別說刀劍等冷兵器了,即使是子彈,也不總是能一擊斃命。美國警察著名的double-shot原則,即只要開槍,至少是二連擊。原因就是之前有過開了一槍之後,犯罪嫌疑人還是有能力反殺警察的案例。網上經常有標題為「美國警察連開幾十槍擊斃犯罪嫌疑人」的視頻,真實地反映了現實。《水滸傳》中關於補刀意識的描寫也有很多。武鬆在對著老虎一頓GNP之後,「武松放了手來,松樹邊尋那打折的哨棒,拿在手裡;只怕大蟲不死,把棒橛又打了一回。眼見氣都沒了,方才丟了棒。」畢竟對方是隻老虎,大意不得。

7701ec9edfc649f39b4f0a077ff37871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青面獸楊志對潑皮牛二動了殺心,「望牛二顙根上搠個著,撲地倒了。楊志趕入去,把牛二胸脯上又連搠了兩刀,血流滿地,死在地上。」即使第一刀就刺中了脖子,有著豐富實戰經驗的楊志還是決定再補兩刀。

eddbf3a2fb7642a09f57202ab05aba06

 

武松大鬧飛雲浦,「武松奔上前去,望那一個走的後心上只一拳打翻,就水邊撈起朴刀來,趕上去,搠上幾朴刀,死在地下;卻轉身回來,把那個驚倒的也搠幾刀。這兩個踢下水去的才掙得起,正待要走,武松追著,又砍倒一個……武鬆手起刀落,也把這人殺了;解下他腰刀來,揀好的帶了一把;將兩個屍首都攛在浦裡;又怕那兩個不死,提起朴刀,每人身上又搠了幾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9aa0b8a5462d4d36beac55e94100549c

 

四、花法與實戰。

花法與實戰這一概念,在明初就已經有了。《水滸傳》開篇講王進與史進的遭遇,就體現了這一點。當時史進把桿棒使得如同風車一般,甚是好看,結果被王進一招打翻。王進對此的評價是:「史進學的都是花棒,只好看,上陣無用。」這與明末抗倭名將戚繼光反對花法的態度是如出一轍。

f5cba87ddefd431aaac468e36c9160b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傳統上,花法專門用於打把式賣藝的,只求美觀好看,博人眼球。這本無可厚非,然而現在這一風格卻成為傳武的主流,人人皆以能表演高難度的套路為能。在傳武被頻頻質疑的今天,其實戰性竟然要到幾百年前的書裡去尋找,也是一種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