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宅男的血,都被他們的紅十字會用動漫美女「吸走了」!!!

對於廣大二次元喜好者來說,日本一直以來都似乎是一個神秘而令人神往的地方。

每個季度上新的新番,每隔一兩年就會出現一位大師之作的熒幕劇場版。宮崎駿,新海誠,細田守,湯淺政明,高畑勳,大友克洋,今敏等等動畫大師的名稱,都已然成為了每一位動漫喜好者耳熟能詳的對象了。

而他們也在不斷驅使著我們對日本這個神奇國度的遐想,讓我們認為日本本該是二次元喜好者的天堂。

 

但是,就在最近的二次元圈中,隔夜君卻聽到了一些不太能讓人愉悅起來的事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它在一定程度上也磨滅了我對日本二次元的美好想像,讓我對日本網民表以了發自內心的憎惡。

當然,正如偉大的文學家魯迅先生所說的那樣:「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打碎給人看」(別懷疑,魯迅還真說過這句話)。

故此,在談及「美夢破碎」之前,我們不妨先來看看二次元文化究竟發展到何等的夢幻吧。

動漫化的日本紅十字會

有經常留意日本資訊的朋友,應當不難知道二次元文化在日本遍地開花的境況。

市政街道的下水道井蓋,自助販賣機,路面上川流不息的小汽車,穿戴在身體上的衣服鞋物等等,都無處不為動漫元素所裹包。如果你們能夠置身到秋葉原,你甚至會彷若去到了二次元世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你們有否想過日本的紅十字會也會與二次元扯上關係呢?

還記得去年七月的黑馬新番《工作細胞》吧?現在這部作品已經成為了神奈川縣紅十字會的緊密合作夥伴了。

 

覺得也蠻理所應當?畢竟《工作細胞》的劇情本身就是在科普生理知識,而且男女主角也正正就是血液中的紅血球和白血球嘛。

但實際上日本紅十字會和動漫的聯姻遠不止於此---

《冰果》《東方Project》聯合日本紅十字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FATE》聯合日本紅十字會

 

甚至在小姐姐之外,我們也能夠看到《鬥牌傳說》的主人公以身示範呢。

 

那這究竟是在做什麼呢?為何一家公益機構會如此不遺餘力的聯動動漫文化呢?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也非常簡單粗暴-- -對呀!有效果啊!

根據相關日本媒體的調查,在如今日益受到老齡化和少子化影響的前提下,日本社會已經出現了「普遍或缺醫療用血液」的困境。而鑑於傳統的被動募捐方式的普遍低效,如今採取聯合動漫角色來進行宣傳,能夠獲得的效益卻是相當喜人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故此,我們甚至能夠看到紅十字會將捐血車開往各大漫展進行血液募集的舉措呢。


 

 

當然,想要獲得宅男的血也並非僅靠空泛的動漫形象和口號就可以的。紅十字會還會和相關動漫組織製造專屬的二次元玩物(海報,毛娃娃,手辦,立牌,T恤等等),然後再用「限量」的名號吸引阿宅們的前赴後繼。

這筆開銷並不鮮少,但血液儲存量的緊缺可是直接關聯到千萬鮮活的生命體。所以綜合來說,這也算是一筆划算的交易吧?

遭到鄙夷的日本宅男

不過荒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身處日本的網友卻似乎並不如此純粹去看待自家紅十字會的所作所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那一群並不認為自己是「宅男」的日本網友(應該是以沒有被紅十字會吸引去捐血來判定吧)竟然給阿宅們戲謔出如此般的話語:

「紅十字會之所以用動漫元素吸引宅男的原因,就在於宅男患有艾滋病的風險是0」

扎心吧?僅靠一句話就成功將紅十字會陰謀化的同時,也對宅男進行了最為徹底的揶揄嘲諷呢。

而且不僅如此,就在隨後的討論當中,日本網友更是祭出瞭如同哲學思辨的靈魂拷問:

「難道不管善還是偽善,只要能抽到血就是好的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需要補充的是,他們這句拷問的邏輯基礎是建立在「三大罪狀」之上的:

1.用女性動漫小姐姐進行宣傳(普遍存在大尺度的軟色情現象);2.讓人們誤以為護士就只能是女性,從而違背了男性也能夠擔當護士的常識;3.阿宅們獻血是帶著功利性目的(為了獲得專屬動漫獎品)。

怎樣?覺得日本網友還是蠻有道理,蠻能振振有詞的吧?

那這就代表著現階段日本紅十字會的做法是有違道德,是傷風敗壞,應當被全面禁制咯?

應該如何看待?

隔夜君也不拐彎抹角了,開門見山給出我的看法吧:在我看來,上述日本網友的措辭簡直就是「扯淡」!

首先是對所謂的「靈魂拷問」,我在這裡也給出兩個「反靈魂拷問」的拷問:

1.善的定義究竟是什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為什麼宅男獻血或者紅十字會募捐就一定要帶著善的態度呢?

對於前者來說,無任何利益訴求,自願自費,完全出於愛心去捐贈血液才能算的上是善嗎?

但問題是捐血這個「行為」並不是捐血的「最終目的」啊,紅十字會如此不遺餘力去募捐血液不還是為了讓需求者能夠獲得足夠的血液補充嗎?

難道「惡人」的血液就帶有毒性了?在捐贈給其他人的時候會連帶讓受者感染上卑劣的品性嗎?

這當然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如此說來,用聖人的標準去要求宅男務必在捐血時做到,這又是何等的居心叵測呢?難道真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潔癖」慾望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了,站在「人們根本就無從分辨究竟哪一袋血液是惡是善」的生理學基礎上,我們就不難理解第二點「反拷問」的意思了--- 沒必要給自己套上道德枷鎖啊,紅十字會和阿宅們直接承認自己的利益追求不就好了嗎?用得著懼怕道德模範們的譴責?

這件事情如果站在亞里士多德的邏輯三段論角度來說,那就是道德模範們先挖了一個巨型的「道德大坑」(所有的行為都必須經過這個巨坑的審查),然後就對著違背前提要求的捐血行為表以出否定的批判--- 簡而言之,這就是在「自我加戲」罷了!

最後

隔夜君在上面也已經說過了,日本紅十字會究竟為何要走入「聯姻動漫角色」的道路啊?

兩點嘛:1.傳統募捐方式收效甚微(也就是道德楷模們提倡的方式);2.日本社會已經出現用血荒。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要隔夜君說,事情發展到此般地步,其實已經無關道德(這是建立在基礎物質條件以及生命存續可能的情況下才能夠被討論的事情),而是一件直接攸關生死的事情呢。

所以這也不得不讓我回想起魯迅先生在100年前撰寫下來的這段話語:

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