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萬眾期待到人人聲討JC社,一拳2的製作公司到底有多沒節操?

時間已經是五月中旬,期待已久的四月新番也已經如火如荼的開播一個多月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找到自己心儀的動畫呢?

雖然這一季的動畫從整體上來看,無論是數量還是討論度,相比較於前幾季來說都有點寒磣,但是超高的質量和越來越多的精品動畫的出現,還是讓深愛著動畫的我們無比幸福和欣慰。

 

 

無論是骨頭社攜手著名音樂製作公司flying dog聯袂打造的超強音樂劇—— 《CAROLE &TUESDAY》,還是鬼才監督幾原邦彥時隔多年的原創歸來之作—— 《皿三昧》,亦或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王者、「那大爺終究是你大爺」的—— 《進擊的巨人3》下半部分,都為這個美麗的春天增添了一抹別樣的光彩。

但在這一片欣欣向榮當中,總有那麼點不和諧的因素煞了風景,和各位想的一樣,我說的就是如今人人喊打的—— 《一拳超人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5578469044746.jpg

 

 

《一拳超人》是個人非常喜愛的一部作品,無論是最初的原版漫畫,還是村田的重製版漫畫,抑或是酷炫牛逼吊炸天的第一季動畫版,我都反反覆復的觀摩了不知道多少遍。所以對於第二季動畫,我一直都是異常的期待。

15578469055530.jpg

 

 

雖然作品官方在2016年9月25日就放出了動畫第二季製作決定的消息,但是其他的消息卻一拖再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到了2017年,作品官方再次發聲,表示第二季的動畫將不再由第一季的製作方Madhouse負責,改由業界臭名昭著的改編大廠JCSTAFF負責,一時間唱衰的聲音瀰漫整個粉絲圈。

1557846905287.jpg

 

 

緊接著,時間來到2018年,一拖再拖的第二季放送日期,外加從暑期開始的一系列JC動畫崩壞事件,一次又一次的衝擊著一拳粉絲們的心理防線。

最終,在今年年初的瞎眼PV放出後,積壓已久的憤怒被瞬間點燃,一時間整個宅圈都在聲討JC社,人人聞JC色變,節操社也變成了人人喊打的對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時至今日,第二季的動畫已經播出了幾集,雖然動畫整體質量意料之中的遠遠不如第一季,但是整體上還是保持著還能看的程度,在崩壞的邊緣反覆橫跳,作為一個一拳粉來說,還是能夠勉強接受的。

15578469074951.jpg

 

 

而整個事件的另一個風暴中心,如今人人喊打的節操社,卻因製作崩掉大量高人氣作品,而被各家粉絲永遠的拉進了黑名單,似乎永世不得翻身。

作為一家成立20多年,製作過多部知名作品,打造了一個又一個著名動畫系列的老牌動畫製作公司,是如何一步步的發展成如今這般人人喊打的境地呢?這到底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歡迎來到本期《走進JC》,通過深入分析節操社這家公司的發展路線和經營策略的角度,來解析動畫崩壞背後的真相。

 

 

JCSTAFF,全稱JapanCreativeStaff,雖然公司的名稱裡有創造、創新之意,但是公司自成立之初,就定下了整體的發展策略和基調,那就是大力發展基礎製作部門,比如作畫部門,攝影部門,上色部門等,以及將工作的重心重點放在改編作品上,對更加費時費力且投資風險較大的原創動畫,不怎麼上心。

15578469084663.jpg

 

 

節操社的快速發展也證明了這樣一條發展策略是正確的 ——紮實的基礎製作部門資源,外加不干涉核心主創人員的創作,低於業界平均的製作費用,以及略高於業界平均水準的製作質量,這些核心競爭力保障了節操社永遠不愁沒有單子接,從公司剛剛成立的OVA時代,到新世紀開始、並持續至今的深夜檔TV動畫時代,都是如此。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5578469085756.jpg

 

 

而擁有這些核心競爭力的節操社,也因此成為了一家上限和下限都奇高無比的動畫製作公司,一句「拿多少錢,辦多少事」,可能是對於節操社來說最為精準的評價。

只要給足了製作經費和製作工期,外加上合適的主創團隊,節操社就能給你製作出諸如《少女革命》、《蜂蜜與四葉草》、《龍與虎》、《食夢者》、《某科學的超電磁炮》等等這樣的優質作品。

而如果各種條件都不滿足的話,嘿嘿,這就不怪我大節操給你瘋狂的秀一波騷操作啦!

15578469086953.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十多年的發展歷程,不僅讓節操社成為了業界數一數二的打工大廠,同時也禁錮了其更多的發展方向。

對於JC來說,靠著薄利多銷的經營模式發展起來的家業,可不是一句簡簡單單的「我要改變」就能成功的。

量產改編動畫的經營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必須有足夠多的基礎製作人手,而招募更多的製作人員並養活他們,那就必須接到更多的單子,循環往復,逐漸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

15578469094261.jpg

 

 

看到這裡,可能有人會有這樣的疑問,那就是——節操社為什麼不主動跳出這個惡性循環,適當的減少動畫的製作數量,而將更多的人力資源集中到幾部動畫中,著力打造精品動畫,像其他的那些優質公司一樣,走精品化道路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還別說,歷史上的節操社還真這麼做過。

在經歷了2012年一年製作11部作品的瘋狂之後,從2013年開始,JC開始縮小企劃數量,當年僅僅製作了5部動畫,相比於之前的一年,製作數量銳減了一半之多。

15578469095400.jpg

 

 

之後的2014、2015、2016年,節操社都大體保持著這樣的經營策略,保證一年只做不超過6部TV動畫,而這一時期,也是節操社的作品在口碑成面上最好的一段時間。

但遺憾的是,口碑層面上的豐收,便沒有轉化為公司實際的營收,全年的收益不增反降,而在企業經營層面上,JC卻遇到了史上最大的危機—— 大量的核心製作人和基礎的製作人員出現了集中性的跳槽事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對於作為動畫公司的JC來說,無疑是毀滅性的打擊。動畫製作本質上來說,就是資本和人才之間的遊戲,而位於兩者之間的動畫公司,更多充當的是鏈接雙方的媒介。

一貫以量產著稱的JC更是如此。

精品化動畫製作的策略雖然更好的滿足了觀眾的觀看需求,但是卻餓了實際參與動畫製作的動畫人。因為製作委員會制度的存在,更好的製作動畫,並不能代表更高的收益,而數量的減少雖然讓從業人員的工作更加輕鬆,但是相對應的收入卻大幅減少。

15578469101992.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收入的減少,加上不少閒置的工作時間,導致JC的製作人和基層製作人員開始主動跳槽,去尋找更高的薪資和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不到三年的時間裡,節操社出走了半數核心製作人和大量基層原畫,重創了節操社最為核心的立足之本。

為了即使止損,挽留社內的人才,節操社又不得不重走老路,在2017年開始了最新的這一波喪心病狂的瘋狂接單,並提高員工的薪資待遇,增加了保障底薪,讓員工的收入達到業界平均水準之上。

這可以算得上是沒有節操的節操社不可多得的有節操的地方。

15578469117605.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重回老路的節操社也很快變回了我們熟悉的那個節操社,流水線作業,平均水準的質量,時不時來個崩壞和獻祭,也因此引發了這一波輿論圍攻。

然而,不幸的是,那些天天祈禱節操社早日倒閉的兄弟們可以放一百個心,只要業界一天沒完,節操社的好日子就一天不會結束。

生存的壓力讓節操社活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樣子,但開公司畢竟不是過家家,讓甲方滿意,讓社內的員工有飯吃,讓自己的作品順利上線,就是節操社作為一家公司最為本職的工作。

15578469112531.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作為一名普通的動畫觀眾,我們可以不喜,但是還應保持一份最為基礎的尊重,同時更應該善待像京都動畫、骨頭社、PIG、MAPPA等等這樣的良心公司,用自己的鈔票來最大程度上的支持自己喜愛的良心作品,通過消費力來引導市場走向良性,才是我們作為一個普通觀眾最應該做的事情。